抖音电商里的95后云南小花,将123万元区域好物卖向全国

http://news.gkjnet.com  2021-01-22 09:12:51  

  一个95后女孩,能有多大的能量?

  26岁的云南小花马玲敏,交出了自己2020年的答卷:她和团队走了上万公里路,探访30多个云南村庄,卖出当地的沃柑、石榴、橙子、枇杷、板栗、核桃、蜂蜜、菌类……全年抖音卖货总销售额达123万元,订单量超2.5万件。

  三年前,她只是一个在朋友中最先玩儿起抖音的小女孩,拍拍做幼教下班后的日常,在昆明地铁里录几段抖音表情。无意中,她拍摄了一条云南特色美食“油炸玫瑰花”的视频,一夜间涨粉五万,发现在当地习以为常的食物与乡货,很多却不为外人所知。马玲敏感受到了抖音的影响力,决定通过做短视频和直播,把更多云南的特色乡货介绍给更多人。

  图片1.jpg

  与此同时,抖音电商也在发力将更多区域好物卖向全国,并鼓励平台内的达人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形式,将自己家乡的优质货品让更多人熟知,带动致富。

  一朵云南小花,绽放在互联网电商带货中。

  图片2.jpg

  上山下乡的意外

  把销售无路、不为人所知的好物卖向全国,意味着很多时候要往山里走、到村里去。​

  上周,马玲敏和团队一起去玉溪新平的山里,那是个坎子山,上山找不到大路,[email protected] 的直播点击率不错,马玲敏直到晚上9点才下播。没有月亮,伸手不见五指,一行人里只剩一只手机有电,在微弱的光里,大家摸着坎子下山,遇到4米高的陡坡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跑。

  危险没少遇到。在西双版纳带货蜂蜜,马玲敏的裤脚没有勒紧缝线,10多只蜜蜂钻了进去,大腿小腿被蛰了很多包,一开始路都走不了,2个多月后才完全恢复。

  卖板栗时,上山路极窄,有一段被落石阻挡,车只能擦边通过,最窄处半个轮胎在路外。进了禄劝县山中的一处板栗园,马玲敏的手被看园子的狗含了进去,虽然她反应迅速把手抽了出来,但已经肿了,村里的医生不知道怎么处理,等下山再去找大医院,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

  2019年,她和小伙伴们一起住在山里的简易房,半夜有条近30厘米长的蜈蚣爬上了两个女孩的床,马玲敏下意识抓起蜈蚣扔了出去,但之后他们进山都不敢脱了外衣外裤睡觉。

  图片3.jpg

  更多的时间里,马玲敏和团队要接受“看天吃饭”的不确定性。他们在漠沙镇拍摄农户采摘水果的短视频,接连几天的下雨,使得果子没有达到预期的成熟度,园子里也没有农户外出采摘,@云南小花 录了三天的短视频内容,最终一条都没有发布。

  “自然抓拍,不要假,我们都上山下乡了,拍摄的就应该是真实的东西。”@云南小花 的团队练就了一身“抓拍”、“偷拍”的本事,在征得农户们同意的前提下,尽量让他们在舒服和自然的状态下被拍摄,不用直面镜头。

  每条抖音短视频的背后,是至少一个月的准备。提前上山踩点、与专业电商团队选品、收集农户劳作信息、创作脚本,最后至少留出一周的时间在山上驻扎拍摄短视频。单是带货哀牢山的橙子,小花团队前后多次上山,不断循环在短视频拍摄和直播中。

  近70%订单来自优质短视频

  26岁的马玲敏从素人成长为拥有747万抖音粉丝的带货达人,不过三年时间。

  她曾尝试过在多个互联网平台带货,但最终还是选择深耕抖音电商[email protected] 团队通过不断的实践积累发现,粉丝们喜欢在短视频页面下单买东西,其他平台如果不开直播就没有订单量,但是抖音不同,只要短视频内容优质吸引人,放在那里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看到下单。

  图片4.jpg

  “内容好,转化率就高,这对我们太友善了。特别是我们太忙了,很多时间花在上山和选品上,短视频和直播可以打差异化,在不同时段吸引人们购买。”马玲敏以年初卖的橙子为例,他们卖了300多吨,其中近70%的订单都来自短视频页面的链接。

  接触抖音电商直播方式后,[email protected] 的直播间里,“直播中的效果更真实,粉丝们能看到水果现拍现发。”

  在家乡云南的众多好物中,小花的团队选择优先带货水果。这和当地的自然环境有关,早晚温差大、路途偏远,[email protected] 售卖的水果可口、又极具当地特色,是一般水果店里买不到的品种。但劣势也很明显——对物流要求极高。受交通影响,很多果子是人工背下山的,抖音小店的客服为了做好售后发货,往往会在直播带货结束后,至少花一星期的时间继续留在山里。

  图片5.jpg

  刚进入电商行业时,马玲敏所有流程都亲力亲为,很快发现自己的精力不能把控所有细节,“像猴子掰玉米,掰一个丢一个”,特别是在电商中最重要的品控环节,她和团队并不是学农产品专业的,分析把控留在表面。他们邀请了专业的电商团队一起合作,由近30位专业人员做前期选品及品控,同类产品多地评测,最后自己和团队还要把关农残检验、果品规格、口味等要素。

  农产品不像工厂流水线产品,有统一硬性的标准。不同批次的水果,由于生长海拔和水土的差别,酸甜比例并不一样。物流运输中对水果品质的影响也增加了极大的不确定性。“这些都很难靠我们团队去人为改变,只能把握好售后的服务标准。我们抖音小店里所有的货品,都坏一赔二,坏半箱以上全额退或可补发一箱,这是高于同行的赔付率。”马玲敏说,她是靠抖音粉丝的支持一步步走到了现在,基于感恩,[email protected] 的品牌打好打牢。

  几年下来,马玲敏带了很多货,单是水果,就有2、3月的沃柑,盛夏的石榴,秋天的橙子和冬季的枇杷,更别提板栗、核桃、蜂蜜、鲜花、菌类等其他云南山货。她希望,能把更多云南当地的好物让更多人知道。

  大浪淘沙中 带货更谨慎

[email protected] 下单购买的消费者,六成以上是女性,大多是来自江苏、浙江、广东的宝妈。“宝妈们会更注重品质,这也要求我们带货要更加谨慎。”身处电商行业,马玲敏和团队感受到了主播带货的热潮,有时也焦虑,在众多的主播里,自己还能走多久,“现在是大浪淘沙的时候,我们更要做好自己的品质。”

  小花家在云南大理永平县曲硐村,爸妈摆地摊卖牛羊肉把她养大,如今依然每天早上5点起床去街上卖肉。一次,小花回家和爸妈一起卖货,在一旁开了抖音直播和粉丝们互动聊天。直播间里有人嘲讽她,“都几百万粉丝的人了,家里还在摆地摊卖肉?怎么不帮爸妈分担一下?”

  “我要对粉丝负责,卖给他们的货要谨慎,得有正规的资质,不是谁来找我们都帮着带的。我们家的肉,就在村里菜市场小本经营卖卖好啦。”小花笑着回应。爸妈有时摆地摊,也会打开抖音看着女儿的带货直播,不说话,默默支持着。

  图片6.jpg

  从小在村里长大,做了带货主播后又深入到云南几十个村庄里,马玲敏见过了很多农户真实的境况。有的人冬天还会穿露脚趾的鞋;有人为了省2块钱不买手套,光手爬长着刺的树采果;有的人遇到滞销,守着几吨的水果哭……同时,她也见证了电商行业对偏远地区带货的效力,在她和团队的直播带货下,不过几年时间,曾经贫困的人家已经住进了新的自建房。

  这朵云南小花,在互联网环境里,遭遇不少非议。会有网友质疑她的视频是邀请老演员扮演农户作秀,或是批评她故意卖惨消费粉丝赚黑心钱,还有自称是职业打假的人前来。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没事的。”

  她也拥有了不少信任与支持。收到地方县政府的求助函后,她帮着卖完了滞销的农产品。在深圳打工的96年女孩,仅在抖音私信里和马玲敏聊过后,第二天就辞职、打包行李前往云南加入到小花的团队。

  以前,马玲敏觉得自己做主播,吃饱穿暖了能有份生计就行。现在她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她常常连着上山一个月、为品控和爆单操心焦虑,“这么拼,就是想把更多云南的好东西带出去。”

责任编辑:袁美丽
资讯看点
  • 快讯
  • |
  • 行业
  • |
  • 焦点
© 2021 高科技网版权所有  联系我们:gkjnet@qq.com   冀ICP备20013174号